你比cinderella更可爱

终于找到了密码啦🙊🙊🙊
爱你们x10000000000000💚

破晓 05

黄少天说:“什么鬼。”


这不是艳鬼,也不是酒鬼,更不是前几天郑轩徒手捏了人家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地方以示尊敬的那只基佬鬼。


郑轩:“既然正月已经过了那就给你拜个晚年祝你鸡年大吉吧。”


他颇为顺手的又捏了捏那鬼的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地方。


黄少天:“……”


这是他们关进帝国监狱的第七天,别说小卢那群小破孩儿没找到,就连帝国军队的半根毛也荡然无存。


郑轩举着那半段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地方,撑着头没心没肺的呼呼大睡,淡金色的毛发蜷缩,随着它主子呼吸不安分的翘来翘去。


黄少天当着那堆卷毛摇摆不定的脸,面无表情的冲它主子打了个响指。


“哥,醒神了。”


那哥先攥着那不可描述地方慵懒的打了哈欠蹬了腿,这才屈尊降贵半咪开一只眼。


“干嘛…”郑轩又打了个哈欠,眼泪汪汪的嘟囔着,“还没拉到小手手呢……”


“拉什么小手手,”黄少道,“先把你手上那玩意儿处理了去。”


郑轩这下不止是清醒了,连眯眯眼都大了一圈,他眨巴眨巴那双眼,“你歧视这半只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地方?”


“说人话。”黄少天敲了一敲最外层那扇门。


“你竟然歧视这半只金属屌?!”郑轩高举那半只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地方,并且将它晃来晃去,这显得他像菜场上喋喋不休的大妈。


大妈如同一只蚕般扭动着身体:“为什么?!这是一只多乖巧的屌…”


“是是是它最乖巧,”黄少天又转过身摇了摇头顶上不足半个身体的小窗户,“但是我知道如果再带着那玩意儿逃命,就要连你吃饭放屁唠嗑都一清二楚了。”


郑轩:“……”
郑轩:“蛤?”


黄少天拇指轻扣中指,在郑轩头上清脆的赏了一个爆栗,然后才将他推进头上窗外。二指并用,那只脖子以下不可描述地方便孤零零的躺在草席上,看上去颇为可怜。


黄少天眸光一闪,将自己不知从哪个拐角顺来的铁丝细细缠绕在窗子,又填了重重一脚,这才转过身拍了拍灰。


郑轩:“哇哦。”



黄少赶马似的拍了下郑轩屁股:“哦什么哦,走了。”


“卧槽臭不要脸!”郑轩捂紧自己屁股,二八少女般荡漾的喘息着。


黄少天皱着眉打量这个戏颇多的二八少女,勉强压抑住打人的冲动。



“你…”他发出古怪的一声,又低下头嘀咕,“算了…没脑子就没脑子…傻人有傻福也说不定呢…”


没脑子的郑轩:“???”
没脑子的郑轩:“我去黄少你给我说清楚,怎么没脑子了就!”


黄少天没搭理身旁这只吵吵嚷嚷的鸭,只在屁股上多加了一巴掌,这让这只鸭彻底安分了下来。


“走了。”他轻呵一声,身影随着白雾一点一点的弥散在茫茫夜色里。



叶修没骨头一样倚靠在君莫笑身上,那双S机甲板着脸,周身紧紧包裹在自从来这个岛之后再也没消散的烟雾里,哑巴似的不出声。



叶修在吞吐着一根烟,这个姿势让他很有那种经历过世事沧桑感,但实际上他只是刚夺权上位不到两年的年轻皇帝。


唇火交映间印出那人,绰绰约约的看不清。



“嘿,老叶。”他说。



“那人是活着吧,”叶修又点起一根,“这回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了。”

tbc

Artificial love 02

我很愁我老婆说我智商捉急但是我觉得我很聪明叶X我就爱瞎怼你这是我深深的爱你猜我为什么不喜欢你了呀猜对也不让你嘿嘿嘿黄
屏蔽了告诉我
以下正文
——————————————————————
黄少天猛然睁开了眼。

鼻尖若有若无的传来烟味,他又闭着眼睛去摸身边人,意料之中的凉。

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是一点点小缝,吹进来细细凉凉的风,又带点雨腥味,搅乱几个小时前极速升温的空气。

叶修此时伫立窗前,压低嗓音对着那头说着什么话。这个男人的声音晕染时间的磨砺,又刻意压低,像古沉的提琴般深邃。


“说什么呢honey,最喜欢的当然是你。”叶修沿着窗边掸掸烟灰,轻声哄道,“今晚我还有事,就不去你那儿了,你们吃好玩好,帐记我上面。”

那边人似乎不满的啧了几声,紧接着被叶修摁断了电话。

黄少天一动不动。


他听到男人的挂机音,然后又窸窸窣窣的爬回床上,之后是一声轻笑。


“装什么呢,”叶修道,“醒了就吱个声。”


黄少天睁开眼,纯黑色的瞳孔和着窗外一点点光,叫人移不开眼。


“你吃醋了是不是,嗯?”叶修用力拍了拍他脸,“你肯定吃醋了。”


黄少天叹了口气:“我们分了吧。”

叶修轻轻笑起来,他不常笑,但不知今晚中了什么邪。他弯下身重重压在黄少天身上,一手滑进衣服里,重力揉搓他的乳/尖:“我就知道你吃醋了……直接说你吃醋了能死么宝贝儿,嗯?”

这次连窗边细小的风都搅动不起,暧昧的空气渐渐升温。黄少天隐约发出一声呻吟,又被人吞吃进去,他紧紧扣住那人的背,但又被抓到胸前死死握住。



“我说真的……”黄少天急促的喘息几下,“滚……别动那里……老子就要跟你分……谁踏马都……啊……都不管用。”



“开什么国际玩笑呢宝贝……”叶修一边极速耸/动着,一边捉住黄少天的唇,“刚才是老魏叫着哥几个喝酒……乱吃什么飞醋。”



唇与唇之间碰撞,下/身被摩擦出炙热的温度。黄少天眼前炸出炫彩的色块,之后是过电一般的激流从脚底直冲脑袋。



他空空的张开嘴,发出无声的喘息。



叶修快速动了几下,蛮横的堵住他的嘴。



黄少天急促的呼吸着,突然用力踹开叶修的身子。叶修弹动两下从他身上滑落,激起微小神经抽动,他模糊的呻吟,旋即捂住自己的口。



“滚,”黄少天言简意赅,只重复一句话,“给老子滚。”



叶修摸了把自己唇角,迎着窗外风雨带来的微弱逆光,细细打量黄少天。他此刻正在捡衣服,劲痩的腰不像普通明星一样毫无起伏,而是呈现一种健美但又不虮发的,恰到好处的肌肉。



“看什么看,”黄少天道,“老子忘了这是你的房子,我滚,我滚行了吧。”



“诶…”叶修轻轻叫道。



黄少天奇怪的转过头——他正在穿他的套头衫,尚未遮掩的胴体将他身材毫无保留的呈现在叶修面前:“你又想干嘛。”


“你,你慢点穿,”叶修打了个磕绊,“哥都说了那是老魏的电话怎么还吃醋。”


黄少天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他五官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男,此时却染上半分邪气。


“哎我说,”他伸手拍拍叶修的脸,“宝贝儿你还没动我为什么分?”



他直起身,接着慢慢穿他那套头衫。



“你什么都好,”黄少天蹲下给自己鞋上轻巧的系了个蝴蝶结,“就是这捉急的智商实在操蛋。”



门户大开,只余他撑开伞渐渐消失的背影。


tbc

抱歉破晓时间线有点乱,需要大修来着,近期不会更啦

再次抱歉【合】

鞠躬

Artificial love 01

臭不要脸我就喜欢你但是我就不说还要你看着我和别人秀恩爱哼唧叶X烦死了能不能不要包养我了老子已经拿奖了用不着你了滚黄
娱乐圈
杜撰杜撰!
以下正文
————————————————————
“第28届金百奖颁奖典礼最佳男主角是,”颁奖者是上一届影帝周泽楷,此时他翻开手卡,金黄色的光反射在他脸上,衬得五官越发精致。

全场寂静。

周泽楷微笑道,一时间大厅只余留他温润的嗓音,“恭喜了,《烟花三月》黄少天。”

周泽楷话少在圈里是出了名的,但习惯MC在台上嬉闹一番,之后才公布获奖者的众人都征愣半晌,这才稀稀拉拉传出一阵不情不愿的鼓掌声。

“卧/槽怎么是他。”一个同台竞争者下意识爆粗口,之后低低咒骂了一句,“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货。”

周围人轻飘飘的瞧了他一眼,摇摇头:“这就不懂了吧,人家金主在那儿坐着呢,一惊一乍的。”他点点那人头,“学好了人家床上的功夫,再出来混吧。”

这时前排稳坐如山的黄少天突然转过来,对两人笑了一下。

他的瞳孔漆黑,像是黑洞一样,让人不由自主沉溺进去,亚洲人的眼睛不应该这样黑的,他们通常带棕色,像琥珀般镶嵌在眼眶上。而黄少天则不属于这一类情况,加上略带轻蔑的笑,牵动着整个五官生动起来,竟让人有一丝惊艳。

那两个人一时惊愣,讷讷半晌说不出话。

导播迅速切换镜头,黄少天的脸显示在大屏幕上。

他今天穿了一身纯白礼服,金色袖扣稳妥的贴在衣袖处。黄少天站了起来,踏着舞台边缘长阶,一步一步迈上来,这显得他腿格外修长。

周泽楷将手中代表新一届影帝的奖杯递给他,黄少天双手接过,又欠了欠身,这才在舞台中央站定。

“这是我第一次在属于演员的舞台上收获的奖项,也是最大的奖。”黄少天低低笑了下,他的声音原本清亮,此时被刻意压低,莫名有摄人心魄的吸引力,“感谢DM公司,感谢一直照顾我的经纪人哥哥,感谢arain组合的所有成员。还有不愧是我们天分们,真心感谢你们……”

通稿早在被宣读获奖者的时候就已发出,挂在热搜榜上好几天的#香蕉和黄瓜哪个更舒服#被挤下去,取而代之的则是#厉害了word黄天王#。

“woc黄少脆骨!这颜我能吹一百年!!!”
“纯路人表示这脸还没隔壁喻文州耐看,他粉粉丝滤镜是得有多厚hhhhhh”
“楼上纯路人什么属性,不是第一次见你黑wuli宝了。”
“arain!一起走花路吧!”
“黄少说感谢arain!喻黄党哭着吃糖!”
“cp狗滚粗好嘛,求喻文州粉放过我家黄少。”
“楼上毒唯才要滚粗好嘛!抱走wuli文州!我们不约!”
“你们家天天争番位抢资源撕站位,现在黄少终于得了奖,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脸在人家门口汪汪汪。”
“不要撕了好嘛!哥哥们关系那么好,饭圈怎么这么乱。”
……







***
黄少天关上微博,揉了揉眉头。助理小柔见状忙端起一杯温水送过去。

“诶,”小柔揉了揉黄少一头新染的棕色卷发——这让他看起来像只软毛大puppy,“新晋黄天王,感觉怎么样啊?”

黄少天只闭了眼,半晌才开口:“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呗。”此时大厅只有他一个人声音,空荡而缥缈。他倚靠在沙发上,光线洒在他脸上,带着没换下来的白礼服,苍白脆弱的仿佛死了。小柔心漏跳一拍,伸手推了推他:“诶别睡,叶总刚给我打电话,让你去一趟水天一色。”

黄少天低低的应了一声,接下来却是一动不动了。小柔于心不忍,试探着同黄少天商量:“要不咱推了,反正庆功宴也不差这一天。”她抄起手机,正准备拨出叶修的号码,一只苍白的手紧紧攥住她手腕,让她动弹不得。

“别打了,”黄少天依旧半睁着眼睛,这个角度格外显小,下颚线条流畅,精巧的隐没在双耳后,近乎无色的唇轻颤几下后道,“让我躺一会,躺一会就去。”

这周他连续开了好几班夜戏,白天又去磨合arain三巡舞蹈,百忙之中匆匆参加金百奖颁奖礼,收获了某人给他买下的奖。他实在太过虚弱,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喃喃自语。

但金主还是要好好伺候的,他将头深深埋进靠垫里,只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再给我五分钟。”

tbc

200fo噜!

那么大家想看什么内!

欢迎评论留言pup

存一个脑洞😂😂😂

就是大家都知道,冬天是骨折高发季。

一日,黄少突然问叶修为什么冬天容易骨折呢?叶修告诉他是因为冬天大家都不出去晒太阳啊,蔬菜又吃的很少,钙就流失很多,再加上是年纪大的缘故,地面又很滑,所以就会骨折啊。

黄少开嘲讽说叶修老年人天天吃泡面不出去晒太阳,肯定容易骨折。

叶修说我肯定不会骨折。

黄少不信。

叶修就帮黄少检查了那处。

事后对黄少说,自己那么硬,肯定不会骨折。

————————————————————

只是想开车pup 没人写我就写pup

一个脑洞😂😂😂

假如ABO世界里信息素不全都是甜香的,可能有比较重口的那种…


假定黄少的信息素特别的重口,然后某一天在他合作伙伴的办公室里,因为抑制剂失效而发情。但他的信息素味道…一言难尽,所以黄少也特冷静的告辞回家,毕竟平时其他omega发情,Alpha都比较热烈。但是他发情,其他Alpha都捂着鼻子劝他回家。


黄少以为他的合作伙伴也是像普通Alpha一样,巴不得他赶快离开自己办公室。但这个合作伙伴也是个重口的,然后两人就…嗯😂😂😂😂


其实就是想写一篇肉【闭嘴吧你



那如果没人写我就写啦😂😂😂😂

【叶黄】 未完的承诺 上

原著向
大概三发结束
以下正文
————————————————————————

叶修不动声色的从用力挽着他的发小肘腕里将胳膊抽出来,一边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



他向来不喜欢这种宴会,甚至达到了深恶痛绝的地步,如果不是他发小极力邀请,那张红薄纸片早不知在那个垃圾箱里安家落户了。



叶修揉了揉太阳穴,又捏了捏鼻梁,这才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他发小是一个典型理想主义人物,从国外海归回来浸渍了一身资产阶级气息,这种感觉与他本体便愈发相得益彰——更不如说是臭味相投。今天捯饬药材,明天又去摆弄器具,现在又突发奇想,插了网络游戏一手。



“你不是那什么,哦对,就那个荣耀冠军嘛。帮帮哥们呗,到时候哥们给你分红。”他发小大手一挥,“这都不是事!”




叶修哭笑不得,这能是钱的问题吗?!好说歹说,他勉强答应来观赏观赏发小所说的大业绩。



叶修扭头就瞟见那一小片蛋糕在玻璃桌子上摆着,红彤彤的樱桃像打了一层蜡,明晃晃的映在他眼睛里,精致的很。他探过手去,悄悄缩缩的将这块蛋糕笼在自己影子里——他最近戒烟,总感觉嘴里空落落的。再说蛋糕放在桌子上不给吃只给看,万恶的资本主义。



“我这位哥呀,那可是荣耀冠军!荣耀您听说过没——诶对!就是那个特别火的游戏。”发小伸手捞了一把叶修,没捞着。他转过身看。


“哎呦喂哥呀!这马上就结束了,别吃喽您呐。”发小苦着脸,又四处打量,“诶!黄队!黄队!”


叶修顿了一顿,差点被刚刚那红彤彤的樱桃蛋糕噎住。


怎么也不能噎住呀,太丢人了。叶修动了动腮帮子,将最后一口蛋糕咽下去。


那人应声转过来,宝蓝色的小西服掐出一把小腰来,看得出他今天做了发型,柔软的毛一根一根固定在特定的位置。对比人肉背景墙的各位老爷微凸的小腹和地中海式发型,他精致的可不止一星半点。


“叶老板,”他带着礼貌的笑,“纠正很多次了,叫我少天就好。”



他撇过脸,这才瞧见叶修。发小急忙拽他衣袖,半晌却不得回应,只好挤出一脸笑:“少天,这是我兄弟叶修。啊,这位是蓝雨战队的队长黄少天。”


“叶神好,”黄少天露出得体却客气的笑,“如雷贯耳的斗神大名至今在荣耀圈里回响。”他探出手,就如同初见一样,“我叫黄少天,叶神叫我少天就好。”



不是这样的,叶修僵了僵,行为却先于意识而动,他听见自己波澜不惊的语调,甚至还伸手握住那只手晃了晃。



黄少天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抽出自己的手。



叶修仿佛才惊醒,被灵犀一指点中一样:“不用叫叶神,叫我……”老叶?叶不羞?在游戏里将嘲讽值拉的死死的人难得噎住,半晌才回神,“叫我叶修就好。”


发小跟着叶修狐朋狗友浸渍真的多年,再傻也看的出叶修的不对劲,以为他是真饿了精神不好,便打了个哈哈将黄少天引向另一个业内游戏专家,待他回来,叶修却早就不见了。


发小下意识瞟了眼刚刚与旁人相谈甚欢的黄少天,发现这人也不见了。


奇了,搞什么幺蛾子。发小嘟囔一句,又自顾自与人攀谈起来。


黄少天取了车,才发现前面站着个人。


他也不嫌扰民,嘟嘟打了两声喇叭——荒山野岭的地方,能扰着谁。


叶修走过来,轻轻敲了敲驾驶座上的玻璃。


黄少天也不打开,只任他敲着。那声音越来越大,他感觉车窗快被他凿出一个孔。


“你到底要干什么!”黄少天叹了口气,觉得自己愈发烦躁,他调低窗户,却被人拧着头凑上来吻。


叶修板住黄少天的脸,吸吮着他的唇瓣,将那薄凉的两片玩弄的热燥。他的身上还带着将将舔吮的糖果香——这是没找到烟。


黄少天禁闭着唇,叶修百般不得其路,终于颓然放弃,手撑在车子上大口呼吸。


黄少天又叹了口气,他觉得今天他叹的气能足够撑起一个热气球了。“叶修,你究竟要干什么。”


他的目光低垂,长长的睫毛在昏暗的车灯下颤动,显得格外脆弱可怜:“当年你还没玩够吗?”黄少天面上是实实在在的疲惫,“可是我不想玩了。”

他呵出最后一口气,连带着一声低低的喡叹:“老叶……”
————————————————————————
tbc

科幻小说

胡写,突发奇想。
半个ABO设定
以下正文
————————————————————————

黄少天鼓着腮帮子狠狠敲了下叶修的碗。

声音叮叮当当的,绝对称得上响亮,甚至还有些刺耳。

“吃饭!”黄少天瞪着眼咽下嘴里的面,“本剑圣今天生日本剑圣最大!不许看了!吃饭!”

叶修抬了抬眼皮。

但也仅仅是抬了抬眼皮而已,眼神在黄少天身上停留不到一秒,又跟着ipad里的人哈哈哈哈哈哈哈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个屁啊!黄少天火一下窜起来了,在桌子底下狠狠踹了他一脚。

叶修挪了挪腿,小剑圣正好扑了个空,露着小虎牙哼哧哼哧喘气。


诶……傻。叶修砸吧砸吧嘴,从黄少天脚趾尖打量到头发丝,噫,怎么看怎么像这个网站上说的Omega呀。


黄少天冷不丁被这一打量,愣了半晌。而后耳朵尖渐渐泛红,最后甚至近乎透明。


哦,这就是发情期到了,叶修叹了口气。


“剑圣大大喜欢看科幻小说吗?”叶修夹起一根面,在嘴里吸溜着。


“哈?”黄少天揉了揉莫名其妙发烫的耳朵,“挺喜欢的呀,老叶你问这干什么。”


叶修吸溜着面,从牙齿缝里吭哧出几句调:“那剑圣大大听说过ABO吗?”


“ABO?”黄少天下意识重复了一下,莫名的耳熟,“血型嘛?没听说过——诶老叶!不能咬断的呀!那是长寿面!”

“哦。”叶修鼓了鼓腮帮子,觉得自己人设有点崩就松掉了牙齿,安安分分的正常吃面,“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个奇怪的世界观。”

“嗯?说来听听。”黄少天戳了戳叶修腮帮子,鼓鼓的,挺好玩。

“诶,别戳哥。说正事呢!”叶修吸溜着面,声音闷闷的,“简单来说,分为三类。”

叶修伸出三根手指,“Alpha,Beta,Omega这三类,他们都可以自由组合。像我就是Alpha,你呢,就是Omega。”

“哦……A和O有什么区别嘛?”黄少天支着下巴,眼睛一闪一闪的望着叶修。

叶修沉吟片刻,嗓音压的低低的:“剑圣大大,你听说耽美吗?”

“啊……就是那个……”黄少天支吾起来,“就……俩男的那个……”

“话唠你还了解挺多的嘛。”叶修探过头,“那剑圣大大猜猜Alpha是什么。”

“啊?”

“A!”

黄少天想了想,试探着嘟囔了下,“攻?”

“bingo!”叶修打了个响指,“话唠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黄少天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为什么你是攻!爷就是受?”小剑圣撸起袖子,“爷肌肉这么多,怎么可能受?!”

叶修终于吞完了嘴里的面,顺手点开一个视频:“没办法,他们都这么说的。”

叶修摸了摸下巴,笑得高深莫测:“不仅如此,我们俩还有对cp来着。”

“啊?”黄少天看见弹幕从屏幕划过去——这简直不是弹幕应有的密度了,“叫什么?”

“叶黄”叶修指了指自己,又戳了戳黄少天:“叶修×黄少天,简称叶黄。”

……………………………………